中新網北京4月25日電(宋宇晟)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總決賽第一場、第二場將播出。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總導演關文正在接受中新網郵件採訪時表示,希望觀眾能夠因此更加關註成語。“如果社會上能夠像去年那樣掀起關註成語的熱潮,那這個節目的意義就比只有單純的高收視率要大得多了。”
   成語具備了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所有特性
  《中國成語大會》18日在央視科教頻道播出預選花絮,引起了廣大觀眾熱情的議論和期待。為了滿足觀眾的需求,中央電視臺將在本周調整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的首播時間。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總決賽第一場、第二場賽事,將分別於4月25日周五在中央電視臺科教頻道,和4月27日周日在綜合頻道晚間8點檔播出。
  談及為什麼選擇成語作為節目的主題,節目總導演關文正表示,節目主創是在仔細地拆解了成語的特征之後,才尋找到用“猜詞”這種形式來展示成語的。
  他說:“因為成語有高度濃縮,它字面的意義往往無法全面涵蓋成語所指的意思。成語的字面意義可能來自於一個故事、一部經典、一則寓言,而它實際所指的內容已經變成了全民族有共同默契的、有更豐富內容的一個代稱。”
  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的製作經歷似乎讓關文正對成語有了更深刻地認識。在他看來,成語承載著豐富的人文內涵。“成語有自己特定的語言形態和特定價值。成語所承載的人文內涵更為豐富和厚重,大量成語出自傳統經典著作,表達著臧否人倫善惡的中國價值觀。成語古今同源,古今同用,形成獨一無二的文化現象。它僅用四個字即可完整地寫情狀物,是高度濃縮、凝練的語言形態,韻律之美自成一派。成語展現了中國特有的文化景觀和智慧景觀。”
  他說:“成語是值得我們一代代傳承下去的文化瑰寶。我們認為,作為一個全球各語種中,唯一的、獨特的語調,成語具備了中國獨有的、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所有特性。”
   曾有“很多老外”進入節目主創的視野
  說到本屆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的參賽選手,關文正稱,在初選過程中,曾有“很多老外”進入了節目主創的視野。“但從一定程度上說,中國成語對於外國人,實在有點太難了。”
  “因為成語的字面意思和實際的寓意之間有一種距離,這是外國人學習漢語時需要翻越的一個高峰。那麼很多外國人可以掌握一定數量的成語,但是要想讓外國人參與成語的競賽節目,還是有相當難度的。”
  雖然並沒有外國人參與本屆《成語大會》總決賽,但關文正表示,有幾名少數民族選手給節目主創團隊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  “比如我們有一個選手叫達吾力江,是哈薩克族人,小時候在新疆長大,現在在北大學考古。還有一個學生叫陳春燕,是朝鮮族。按她自己的話說,在十歲之前,她周邊的環境都是以朝鮮語為主的,接觸漢語並不多。她十歲以後,不斷地接觸漢族文化,現在已經在中國政法大學學社會學了。”
  “可看性差”並不只是文化類節目的問題
  在關文正看來,《中國成語大會》並不僅僅局限於一個電視節目。“如果節目播出之後,能夠讓成語游戲成為一種流行文化的現象,一種大眾喜愛的文化休閑方式,那一定可以提升未來《中國成語大會》參賽者的水平,還可以讓將來的節目越來越精彩。”
  他說:“如果全民因此更多關註到了成語,或者形成了瞭解成語、學習成語的熱潮,那就太有意義了。這是我們寶貴的文化遺產,也是這個節目能帶給觀眾的利益。我想,這是我們最自豪的事兒。”
  對於“文化類節目常被認為可看性差”的說法,關文正則認為,“可看性差”並不只是文化類節目的問題。“如果放到通常意義上來講,任何一類題材的節目,可看性可能都不太強,不然收視率就不會有這麼大的差別。”
  “比如有些節目,占有了全國的很大數量的觀眾,而有一些節目,沒有什麼收視率,沒有觀眾。這個現象在任何一類題材都有,因此並不是文化節目具有天然的‘無趣性’,它也並不具有天然的‘有趣性’。”
  他說:“任何一個題材,如果做的不好看,都會失去觀眾的耐心和興趣。而任何一個題材的節目,如果它真的好看,都會擁有觀眾。所以,只有平庸的作品才沒有空間。而我們盡可能不做平庸的事兒,做一些有意義的事兒、有智慧含量的事兒。當然這是一個追求,是一個想象,我們自己未必做的到。但是最該有的是這麼一個目標。在這方面,我認為想象的空間是無限的。”
  文化類節目並未迎來春天
  近來隨著文化類節目的逐步增多,有關文化類節目的討論也愈發熱烈。有評論認為文化類節目逐漸增多,已經有泛濫的趨勢;同時也有人認為,原創的文化類節目不怕扎堆,越多越好。
  而在關文正看來,文化類節目遠沒有迎來了“春天”。“我並不認為隨著去年《漢字聽寫大會》這種文化類熱點的電視節目走紅,文化類節目就迎來了它的春天。今年有一些文化節目已經開始迅速衰敗,這也證明瞭我的觀點。”
  關文正認為,文化類節目,要想真正擁有公眾的關註、擁有市場,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。但大家都開始嘗試去走這條路,甚至扎堆,“我覺得這都是好事兒。因為創意資源越集中,大家對這方面的興趣越集中,越能夠激發出優秀節目。誰都不敢或者不想這個事兒,也不可能憑空就出一個好節目。越是競爭激烈的地方,越是大家扎堆的地方,才越有可能促生出更高水準的追求,更高的競爭力,必須得在競爭中才能實現。”
  而同時,關文正也表達了他的擔憂。“最怕的就是大家都在以一種浮躁的情緒,以一種趕時髦的、搶熱點的一種浮躁的心態去面對文化題材”。他說:“扎堆是好事兒,然後最怕的就是叫‘試一槍就跑’。”
  他說:“有很多人實際上是因為他看到了某種熱點性,或是某種投機性的契機。這樣他就特別容易放棄,就不會真正進入文化本身,就容易形成‘迅速扎堆,然後迅速解散’的情況。我們希望,有一定深度思考的、不從淺近的市場利益出發的電視同行們一起來堅守。因為這個實際上是我們整個民族和我們每一個觀眾,都需要的事情。它對於我們的整個文化傳承,真的特別有意義。我們也不能把所有的節目都看成是和收益直接對換的一種努力。”  (原標題:《中國成語大會》總導演:希望掀起關註成語的熱潮)
創作者介紹

黃金

hzrsjjedgkg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